老牌私募割韭菜手法曝光 被證監會罰沒2000萬元!基金通道專戶又淪為幫兇?

摘要
【老牌私募割韭菜手法曝光 被證監會罰沒2000萬!基金通道專戶又淪為幫兇?】上海通金投資實際控制17個賬戶,集中資金優勢,采用盤中拉升、對倒交易、尾盤拉升等方式操縱“永藝股份”股價,共計獲利681.43萬元。證監會決定對通金投資及其時任執行總裁劉璟,罰沒金額達到2074.29萬元。(中國基金報)

  近期,證監會披露了一起私募基金操縱市場的案件,金額、賬戶、手法令人震撼。

  上海通金投資實際控制17個賬戶,集中資金優勢,采用盤中拉升、對倒交易、尾盤拉升等方式操縱“永藝股份”股價,共計獲利681.43萬元。證監會決定對通金投資及其時任執行總裁劉璟,罰沒金額達到2074.29萬元。

  又如6月7日14:50:59至14:54:52,賬戶組以56.5元至57.95元申報買入19筆共56.88萬股,成交24.39萬股,金額1,395.61萬元,占同時段該股成交的73.82%,股價由56.38元上漲至57.95元,漲幅2.76%。

  再看通金投資是如何洗盤的。

  從6月8日到6月14日,其控制的賬戶組頻繁進行日內、隔日反向交易和對倒交易,采用盤中打壓股價后低價買入、盤中拉升股價后高價賣出和尾盤拉升等交易手法,加劇股價波動。其累計委托買入201筆共487.82萬股,買入成交386.64萬股,占市場同期20.5%;累計委托賣出190筆共293.92萬股,賣出成交284.49萬股,占市場同期15.08%。

  具體來看,6月8日賬戶組于09:30:00至14:24:33以賣出為主。在6月7日尾市拉升后,賬戶組于該期間累計反向賣出117.74萬股,占市場同期27.22%;股價由開盤價56.38元下跌至54.72元,跌幅2.9%。于14:25:53至15:00:00以買入為主,在前一階段大量賣出打壓股價后,賬戶組于該期間累計反向買入74.28萬股,占市場同期45.49%。

  6月13日賬戶組的交易分為三個階段:09:22:41至10:35:07以買入為主,累計買入83.06萬股,占市場同期27.34%,股價由55.33元上漲至57.25元,漲幅3.47%。

  期間,賬戶組存在多次連續買入、拉升股價的行為。

  如10:17:48至10:20:16,以54.9元至56.6元申報買入9筆共25.3萬股,成交18.42萬股,金額1,026.17萬元,占同時段該股成交的60.16%,股價由54.81元上漲至56.29元,漲幅2.67%。

  10:35:16至13:07:57以賣出為主,期間累計反向賣出38.89萬股,占市場同期29.72%,股價由57元下跌至55.45元,跌幅2.8%。

  13:22:06至15:00:00以買入為主,賬戶組再次于該期間反向買入59.18萬股,占市場同期26.81%。

  其中,14:57:21至14:59:01,賬戶組以52.99元至55.38元申報買入10筆共20.8萬股,成交18.47萬股,金額987.09萬元,占同時段該股成交的83.92%,股價由52.84元上漲至54.8元,漲幅3.54%。

  6月14日,賬戶組通過連續大額買入、盤中拉升和尾盤拉升等方式交易股票,累計委托買入78筆共211.12萬股,其中有54筆申買價格高于申報前市場最新成交價,買入成交152.53萬股,占市場同期25.61%。當日股價上漲3.33%。

  其中,尾盤階段14:53:04至14:55:20,賬戶組以55.3元至56.8元申報買入9筆共55.43萬股,成交55.43萬股,金額3,106.17萬元,占同時段該股成交的85.46%,股價由55.22元上漲至56.6元,漲幅2.54%。

  最后看通金投資是如何出貨的。

  從6月15日到6月24日,其控制的賬戶組頻繁采用盤中拉升、組內對倒和日內反向交易等手段,穩定和維持股價,將其前期所持股份全部賣出。其中,6月15日、6月16日和6月17日,其賣出成交量占市場同期賣出量的比例分別為36.5%、19.31%和23.54%。

  6月15日賬戶組交易情況分為3個階段:09:30:00至10:35:58,賬戶組以55.28元的均價凈賣出147.37萬股,占市場同期賣出成交量的41.62%,股價下跌至55.5元;10:36:45至10:41:17,以55.9元至57.88元申報買入15筆共72萬股,成交30.96萬股,金額1,757.2萬元,占同時段該股成交的53.62%,股價由55.76元上漲至57.88元,漲幅3.77%。10:46:33至14:59:03,以57.69元的均價凈賣出119.31萬股,占市場同期賣出成交量的21.51%,股價由58.2元下跌至57.55元,期間跌幅1.16%。

  6月16日賬戶組交易情況分為2個階段:09:17:46至10:02:35,以58.06元的均價凈買入74.46萬股,并對倒成交38.77萬股,股價上漲至59.49元,較前收盤價上漲3.5%。10:02:59至14:57:18,賬戶組以58.51元的均價凈賣出70.25萬股,累計賣出91.02萬股,占市場同期賣出成交量的20.25%,股價由59.2元下跌至55.48元,期間跌幅6.47%。

  6月17日,賬戶組以54.92元的均價累計賣出135.71萬股,占市場同期賣出成交量的23.54%,股價較前收盤價下跌1.65%。

  6月20日至6月24日,賬戶組以57.37元的均價將其持有的剩余37.3萬股全部賣出。

  私募提出8個申辯理由證監會一一答復

  證監會表示,通金投資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構成了證券市場操縱行為,而劉璟作為通金投資時任執行總裁、董事,在涉案期間對賬戶組的投資決策直接負責,在操縱“永藝股份”股價中起到決定作用,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但通金投資和劉璟表示不服,提出了8個申辯理由,我們來看看私募是如何申辯的,證監會是如何答復的。

  第一回合

  通金投資:本案以《證券法》第七十七條第一款第(四)項認定當事人構成市場操縱缺乏法律依據,該條文中的“以其他手段操縱證券市場”含義有待明確。

  證監會:《證券法》第七十七條在列舉了操縱證券市場的典型手段后,規定“以其他手段操縱證券市場”,屬于不完全列舉的示例性規定。

  證監會在執法中認定以其他手段操縱證券市場的行為并進行處罰,于法有據。近年來,適用《證券法》第七十七條第一款第(四)項,查處了包括虛假申報、尾市拉抬等在內多起“以其他手段操縱證券市場”案件,如劉文金案、李健案、創世翔案等。

  第二回合

  通金投資:當事人不實際控制和管理兩個凌云產品賬戶,不是該兩賬戶投資指令的最終審核主體,且當事人作為投資顧問不是證券市場操縱行為的法律主體。

  證監會:根據天津華宇與通金投資簽訂的《委托理財協議》及《投資服務協議之補充協議》,通金投資在涉案期間受托管理上述兩只產品。綜合天治基金相關說明、交易指令表和涉案人員詢問筆錄等證據,通金投資具有兩只凌云產品賬戶的交易決策權,天治基金對通金投資發出的交易指令沒有進行實質意義上的審核。

  當事人提出天治基金對通金投資的交易指令有人工拆單環節,與已調取的交易指令表不符,缺乏證據支持。另經對兩只凌云產品賬戶的交易路徑問題補充核查,亦未發現前述事實認定存在錯誤或不當之處。基于以上事實,通金投資在涉案期間是凌云賬戶交易的實際決策者,理應對凌云賬戶的交易行為承擔法律責任。

  第三回合

  通金投資:當事人不存在操縱的主觀故意,也不存在客觀操縱行為,沒有影響股價及股票交易量的結果,并且相關股價及交易量的變化與申辯人買賣行為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

  證監會:涉案期間,當事人集中資金優勢,采用盤中拉抬、對倒交易、日內或隔日反向交易、尾盤拉升、大額封漲停等方式交易“永藝股份”,影響其交易價格,擾亂證券市場正常的價格機制,證監會認定其行為構成操縱,并無不妥。

  當事人提出的由于看好而投資標的股票,不具有操縱的主觀故意;不同賬戶的交易策略和目標不同故操作方法不同;2016年6月16日對倒交易是由于應對大額操作而賣出股份等申辯理由,缺乏證據證明且與事實不符,不予采信。

  第四回合

  通金投資:2016年6月17日之后當事人賣出“永藝股份”的行為屬于依照交易所《市場警示函》要求的整改行為,不應認定為市場操縱。

  證監會:2016年6月17日之后,當事人依然存在反向買入及對倒交易標的股票的行為。當事人提出的2016年6月23日交易員由于股票代碼相近,誤認“永藝股份”(股票代碼603600)為“華微電子”(股票代碼600360)而錯誤下單買入導致對倒交易的申辯,經查當日兩只股票價格相差約5倍,且委買量高達2.37萬股,明顯與事實不符,不能成立。據此,對當事人提出的在違法所得中扣除6月17日之后的交易收益的主張亦不予采納。

  第五回合

  通金投資:事先告知書未明確告知處罰的事實、理由和依據,如何種資金金額屬于集中資金優勢,什么是影響股價和交易量等,影響了當事人申辯及聽證權利的行使。

  證監會:《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已充分告知當事人本案擬作出行政處罰的違法事實、理由和依據,相關事實有在案證據證明。當事人及其代理人在聽證前來證監會閱卷兩天,并有充足時間準備申辯意見和相關材料,不存在影響其申辯權利行使的情形。

  第六回合

  通金投資:賬戶組賬戶非當事人所有,最終受益也不歸屬當事人,當事人對賬戶組交易并沒有任何違法所得,并且證監會計算違法所得時沒有扣除當事人正常交易收益,即6月3日當日浮盈及6月17日之后的收益。

  證監會:《證券法》第二百零三條規定的“沒收違法所得”的范圍,應當包括違法行為所產生的全部收益,至于這種收益是否歸屬于違法主體通金投資,不影響本案操縱行為違法所得的認定。如因通金投資對產品的收益不具有處分權而減少認定違法所得,將導致過罰不當。

  其次,對于當事人主張應當在違法所得中扣除6月3日浮盈的申辯意見,證監會認為,本案當事人的操縱行為包括建倉、洗盤、出貨三個階段,建倉作為操縱行為的必要組成部分,將其同之后的交易階段割裂開來單獨計算收益不合邏輯,更何況本案中當事人6月3日的買入行為與其下一個交易日即6月6日后的盤中拉升等異常交易行為事實上緊密相連,據此對當事人關于將6月3日浮盈從違法所得中扣除的主張不予采納。

  第七回合

  通金投資:當事人在交易所出具警示函后積極消除不良影響,且配合證監會調查,應予從輕或減輕處罰。

  證監會:綜合本案違規手法、情節及危害后果等因素,并考慮當事人配合調查情況,證監會適當減少對其罰款金額。

  第八回合

  劉璟:于2016年4月20日向通金投資提出辭職,通金投資于2016年5月3日批準其辭職申請。2017年3月31日其離開通金投資,主觀上沒有操縱市場的動機與目的。

  證監會:劉璟提出,其已向通金投資提出辭職申請,主觀上沒有操縱市場的動機與目的。根據在案證據,劉璟是通金投資的前執行總裁和董事,盡管劉璟于2016年6月16日辭去了通金投資的執行總裁職務,其還擔任公司的投資經理,并在涉案期間對賬戶組的投資決策直接負責,在操縱“永藝股份”股價中起到決定作用,當事人劉璟的此項申辯意見不能成立。

  老牌私募機構高管變更多次

  基金業協會備案信息顯示,上海通金投資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10日,備案于2014年 3月17日,注冊資本為1.77億左右,屬于私募證券投資管理人。公司旗下備案私募基金32支。

  基金君查詢通金投資工商信息顯示,該公司這兩年進行過多次高管變更,2017年上半年劉璟退出了公司董事備案,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等均發生了變化。

標簽:
N本文來源:未知
2O18二肖中特